东旭山 / CAAL 提供
  • 莱克星敦Interfaith公益食品分发站每周比COVID-19大流行前多看到大约 20 – 25 个家庭
  • 2020年3月,武田制药捐赠了25万美元,以支持社区的流行病需求
  • 莱克星敦华协主席王华 (Hua Wang)介绍,莱克星敦美籍华人协会筹集了超过278,025美元的COVID-9大流行援助资金,支持了61家医院、42家疗养院、26个镇级部门、11家企业和7个地方组织

请继续阅读,听取来自五个组织的领导人对在整个 COVID-19 大流行期间支持莱克星敦镇的工作的反思

2020年3月9日,当王华(Hua Wang)作为莱克星敦美籍华人协会会长在莱克星敦社区集会上发言时,他极为认真。

“我的请求非常诚恳。 我说 ‘这疫情很严重,不是开玩笑:学校应该关闭,我们的镇应该关闭’“。 

当时,全州有40例COVID-19推定病例,只有一例得到证实,但他的话被听到了:在三天后的互联网社区论坛上,学校主管朱莉·哈克特博士(Dr. Julie Hackett)宣布莱克星敦公立学校将关闭两周,响应全州其他几个学区

莱克星敦的许多华人社区成员在病毒到达马萨诸塞州之前就一直密切关注COVID-19。整个2月 ,CAAL向中国40多家医院提供了与COVID-19大流行相关的援助。”我们知道它可能变得多么糟糕,”王(Wang)回首往事,他承认,”连我们也没有预料到会这么糟糕。“ 在3月12日论坛上,王(Wang)继续坚持,无论COVID-19会带来什么,我们镇不得不团结起来抵御它:”我们必须联合起来来应对这个问题。“

在过去的13个月里,莱克星敦一直采用这种方法——齐心协力,共同解决大流行病引起的严重问题。 从粮食不足到财政压力,再到精神和情感健康的需求,社区以捐赠时间、金钱甚至艺术的形式提供了广泛的服务和支持。

我们与莱克星敦五个组织和倡议的领导人进行了交谈,他们共同认为,即使在相对富裕的社区,瘟疫大流行也加剧了许多现有的挑战。但我们的社区以支持相回应,源源不断一直持续到今天。尽管一些组织已经看到需求恢复到瘟疫流行前的水平,其他组织仍看到需求保持在高水平,而且新的需求不断出现。

急剧增加的需求之一:莱克星敦的饥饿家庭

莱克星敦Interfaith公益食品分发站,在整个COVID-19大流行期间,对食品的需求一直在增长。协调员兼董事会成员乌沙·塔克拉(Usha Thakrar)总结道,分发站的客户”显著增加”。

从全国来讲,粮食不足是被COVID-19恶化的一个严重问题。马萨诸塞州和其他州相比,粮食不安全率上升幅度最大:  由于这个流行病,增加了59%。

这个公益食品分发站,在Church of Our Redeemer教会的地下室经营了31年,历史上每个周六早上为莱克星敦、温彻斯特和林肯镇服务(后几个城镇没有自己的食品分发站)。COVID-19大流行初期,因为一些镇的食品分发站暂时关闭, 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还向贝德福德、伯灵顿和阿灵顿的客户敞开了大门。目前这些地方已经重新开放,塔克拉(Thakrar)就 将从这些地区来的客户疏导回本地的分发站去了。不过,塔克拉(Thakrar)说:”我们每周仍然给在COVID-19 流行初期接纳的一些客户提供服务。“

2020年3月和4月初,食品分发站的客户数量实际上大幅下降,塔克拉(Thakrar)认为那是因为许多客户选择留在家中,或者不知道分发站在最初的几周仍然开放。在COVIC-19达到最初的平静之后,食品分发站的客户急剧增加了:COVI-19前,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每周为大约65-70个家庭提供服务,平均每周有140人。在大流行期间,食品分发站的贫困家庭数量在4月至6月期间每周平均增加到90个家庭。这种需求水平 — 每周85至90个家庭 — 仍然继续着。除了为更多的家庭服务外,塔克拉(Thakrar)还指出,食品分发站一直在为”大家庭“ — 许多有孩子的家庭,尤其是有很多小孩的家庭—提供服务。他们现在每周接待大约255人,而不是每周140人。

此外,从塔克拉(Thakrar)开始记录数据起,食品分发站通常每年为20-25个新家庭提供服务,但自去年3月以来,它已为142个新家庭提供服务。虽然其中一些是短期客户,但其他属于返回客户。

对能快速转向和调整服务的需求

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远非是唯一看到需求增加的组织:与拉吉尼·帕塔克(Ragini Pathak)一起成为莱克星敦邻里联合队分会负责人的哈希尼·乔希 (Harshini Joshi)指出,他们需要援助的客户数量也出现了类似的上升。邻里联合队根据需求建立社区志愿者网络,以备餐、交通等家庭援助的形式,为面临突发危机的居民提供支持。据乔希(Joshi)估计,去年4月,邻里联合队从每月收到4个请求增加到15次,这一数字一直持续到8月份。

邻里联合队在COVID-19大流行早期扩大了服务范围,特别是向COVID-19高风险的老年人社区开始提供服务。莱克星敦的邻里联合队分会开始每周提供购物服务—这对老年人很重要,因为许多人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独居并依赖公共交通。到了8月,戴口罩越来越普遍,而且为老年人提供的专门服务不断增加,邻里联合队就开始缩减这些工作了。

乔希(Joshi)承认,对于她和帕塔克(Pathak)来说,协调志愿者这份工”有点儿成全职的了”。

在大流行初期,各个组织要协调来自不同方向的各种帮助, 要确保它们既不是重复服务,也不能在社区需要上留下漏洞。 这是一个挺严峻的挑战。莱克星敦镇人事服务部主任梅丽莎·因特塞斯(Melissa Interess)开始每周与超过15个来自州和镇志愿组织通电话,帮助协调各种合作。 他们包括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邻里联合队和CAAL,以及CALex、LexEatTogether和商会等组织。因特塞斯(Interess)说,由于需求下降,这个电话最终回落到每两周一次,然后在秋季每月一次,最后在10月到11月取消。但是”这些协调工作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效果,是一个非常好的汇集资源的方式。“由于这种协调合作,该镇编制了一份资源清单 ,以应对与大流行病有关的各种挑战。

在联络这些组织时,镇政府帮助协调和联络财政、精神和卫生资源以及后勤援助。因特塞斯(Interess)指出,由于武田制药公司早期 捐赠了25万美元 ,加上莱克星敦基金会为满足最初急需而做的早期集资,镇政府成为”镇该对财政援助的反应中心”。虽然公司总部位于剑桥,但武田制药在莱克星敦的园区拥有约3000名员工。

根据因特塞斯(Interess)的观察,虽然隔离和以交通为导向的服务侧重于老年人,但绝大多数经济援助接受者是年轻的家庭——”需要援助的家庭里有孩子”。

乔希(Joshi)强调,邻里联合队与因特塞斯(Interess)密切合作,帮助有迫切经济需求的客户,其中包括年轻家庭和非老年人。”她比帮助我们管理更重要“。

虽然镇政府帮助联合各种组织,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也改变了内部程序。

过去,食品分发站发放食物与购物非常相似 — 是一种亲自选择食物的过程。但是根据健康和安全指南,分发站改变了方法:自3月以来,该团队在互联网上发了一份表格,让各家登记需要哪些物品。然后,志愿者收集物品,通知客户来取货。在大流行之开始时,塔克拉(Thakrar)解释说,食品分发站”给任何需要它的人”提供服务。由于需求逐渐减少,他们现在向独居,被隔离或缺乏交通工具的人提供送货服务,每周约有12个家庭。

估计新的互联网系统也给大家带来一些方便:根据塔克拉(Thakrar)的说法,分发站志愿者认为也许是网上表格增加了分发站的使用,因为有需求客户可以来取或靠送货服务, 避免了进入分发站的耻辱感。她解释道:”我认为,匿名网上下单的方式,无论是取货还是送到家中,都使得这项服务对一些人来说更加容易使用。

鉴于COVID-19,得到食品的另一个潜在障碍被消除了: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食品分发站要求客户通过该镇的人事服务部核实获取资格,塔克拉(Thakrar)指出,董事会决定简化这个程序,在整个2020-2021年暂停这个步骤, 等到2021年之后再重新评估。

“我认为,在这个领域工作的每个人都必须拿出创造性的方案,不仅是为解决我们一直做的事情,而且是要解决呈指数级增长的需求的问题,”塔克拉(Thakrar)反思道。

支持量巨大增加

虽然CAAL一直专注于向中国提供COVID-19大流行援助,”从3月初到去年3月中旬,我们就把全部注意力转移到了美国,因为我们意识到COVID-19正在我们周围发生了,”王说。

像其他当地组织一样,CAAL 竭全力支持 COVID-19 救援。通常CAAL为自己的业务筹款,但今年还支持了其他非营利组织,这些非营利组织是救援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具体来说,据王先生称,CAAL筹集了278,025美元,其中大部分用于”购买PPE(个人防护装备)”:捐赠316,952件个人PPE物品(包括N95呼吸器和防护服):支持了61家医院、42家疗养院、26个镇级部门、7个当地组织和11家企业——从莱克星敦到马萨诸塞州其他社区和其他地方——为一线基本工人提供了174份热餐。王先生还透露,CAAL向邻里联合队和蒙罗艺术中心等组织提供了1,000美元的赠款,向莱克星敦Interfaith食品分发站捐赠了5,000美元,向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赞助了3,000美元来支持少年菜篮子活动。 他们还向莱克星敦公立学校COVID-19测试项目捐赠了10,691美元。

在解释这些募捐活动强大的力量来源,王说,”人们之所以这么信任我们是因为以前多次成功的社区筹款活动,比如凯里图书馆的捐款活动(王也是基金会董事会成员之一)“。 他还补充说,CAAL大部分捐款来自莱克星敦的美籍华人。

“我认为没有人能想象一个镇级的非营利组织会筹集到这么大的捐款数目,”王说,”这是史诗般的一年。“

对于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来说,今年的筹款也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莱克星敦食品分发站在过去12个月里收到的捐款比历史上任何12个月都多—- 多得太多了,” 塔克拉(Thakrar)说。分发站的 亚马逊愿望清单 对食品分发站特别有用。莱克星敦的情况与全国和全世界差不多。塔克拉(Thakrar),这位同时担任食品非营利组织波士顿地区Gleaners的执行董事说,以食品分发站为慈善对象的活动在过去一年里显著增加。

对CAAL和食品分发站来说,志愿者和他们的时间与捐款同样重要。一个由大约15名志愿者组成的核心小组对分发站的持续和扩展运作至关重要。其他协助送货的志愿者们,以及将食物运送到客户车上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们,使整个团队达到约20人。虽然他们不断接到关于志愿机会的询问,塔克拉(Thakrar)说分发站不得不限制志愿者人数来保持社交隔离并保证流行病期间的供货能力。

虽然周六早上的食品分发工作最引人注目,但塔克拉(Thakrar)说,”事实上整个一星期都有活动。志愿者们购买食物,头一天安排工作,运送食物,以及其他看不见的任务:”一大堆幕后的事情需要由一大群志愿者来做,都不是表面上看得到的“。

“在此期间,社区给予了特别的支持,”塔克拉(Thakrar)总结道。”我认为这很重要——各种各样的人伸出援助之手或挺身而出来捐款,无论是写支票或是捐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巨大的支持”。

这一年并非没有挑战。与捐款相比,食品捐赠的波动性更大,尤其是由于COVID-9早期的”囤积”行为,再加上很多主要的年度食品捐赠活动由于COVID-19 被取消了。当然其中有些在秋季和冬季恢复了。塔克拉(Thakrar)还赞扬了开来一辆装满食物的”巨型自卸卡车”的莱克星敦青年委员会和许多捐赠礼品卡的组织。

乔希(Joshi)也有同感:”没有莱克星敦志愿者,我们真的无法完成这些工作。对于邻里联合队来说,社区支持也是将客户与资源联系起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例如,莱克星敦Mavens, ——一个由莱克星敦女性居民组成的Facebook小组——发送了很多关于许多面临挑战的家庭的信息,提醒社区成员们的注意。这些家庭通常与COVID-19有关。乔希(Joshi)补充说,该镇的老年服务部门也帮助向有需要的客户发出消息。

甚至其中一些客户被邻里联合队为他们提供的支持所感动,以至于他们开始帮助别人:”我们有很多老年人因为他们不得不接受帮助而不好意思——过去他们是志愿者。许多人说,当这一切结束后,我们会给你们的组织捐款或者提供帮助,”乔希(Joshi)回忆道。例如,一些享受送货上门服务的客户向邻里联合队捐赠了礼品卡。

乔希(Joshi)说:”每个人都愿意捐时间或捐款,的确很有启发“。

在COVID-19期间对城镇居民的捐赠除了食物或PPE,还有其他的形式。蒙罗艺术中心(Munroe Center for the Arts)利用节日办艺术展览,为莱克星敦人提供了心理上的安慰,包括项目“灵感” (Signs of Inspiration),该活动在镇上展示了四座五英尺高的彩色雕塑:在Mass.大道边的Stong 大楼前的”希望”;Tower公园中的”爱”; 埃默里(Emery)公园里的 “2021 年” – 还借给了Minuteman高中毕业典礼用 – 和沿着Mass.大道的情人节爱心。

这项活动的执行主任克里斯蒂娜·伯威尔(Cristina Burwell)回忆说,这个项目的想法”开始于与[莱克星敦]经济发展部的讨论,他们希望我们…给冬天[提供]一点灵气, 比如让气氛活跃一点点“。据艺术步行委员会成员古帕斯纳·查布拉(Upasna Chhabra)说,这些雕塑成为拍照片的热门地点,”我们得到了很多特别好的反馈。我们的回答是,是挺好的,给人们一点希望“。

伯威尔(Burwell)说:”我认为,正如人们在艺术作品中表达自己一样,这些艺术也给人们带来了欢乐“。

查布拉(Chhabra)看到,通过不同的方式,”每个人都做了一些事情”来帮助大家。

继续向前向上:支持仍然需要

伯威尔(Burwell)强调说,蒙罗艺术中心(Munroe Center for the Arts)受到了COVID-19的严重打击:课程量只保持在一半左右,去年的夏令营——该中心的主要赚钱机会—-也是一样。她希望这些活动能”提高人们对镇内艺术价值的认识——不仅是居民– 而且是镇政府–的赞赏和认可,并在适当的时候获得资金“。

对乔希(Joshi)来说,这场瘟疫大流行表明,在莱克星敦这样的小镇上,任何人的生活基础都很容易被动摇,需要邻里联合队和其他人提供慈善援助:”在莱克星敦这样的小镇上,有这么多人没有食物保障,或者为维持家庭而苦苦挣扎,我感到震惊。有些[客户]在COVID-19前有一些问题,但一些不是“。她说,”我认为,一个人的世界只需要一点点就会崩溃, 就会失去稳定,不管是谁,我们都很脆弱“。

就现在需求而言,即使邻里联合队目前处于 COVID 前的水平,”我们总会接受礼品卡来提供食物资助“。乔希(Joshi)补充说,“提高将主要服务与新客户联接的认识也仍然很重要”。

塔克拉(Thakrar)强调,某些新增加的需求不会很快消退。她说,不管COVID-19何时减弱,”目前粮食供应不足的现象不会消失。”粮食供应不足的状况将持续很多年,会超过COVID-19流行期。尽管 “有一些经济复苏的迹象,真正挣扎的家庭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感受到这些正面影响。因此,食品分发站需要长久的支持来继续为客户提供服务:”我们目前所看到的客户数量还将继续,因此需要持续的资金或食品捐赠来满足需求“。

据因特塞斯(Interess)称,虽然该镇继续需要财政支持,暂停驱逐租户和COVID-19 失业救济帮助了以前需要镇政府或其他援助的人。”自从秋季以来,我们没有看到需求量的极具增加。。。。。。它们一点点来。尽管如此,”帮助还在…我们还是接电话,了解任何情况,即使不在我们提供服务的范围内“。

王先生回忆说,在2020年3月他呼吁该镇联合起来的同一次会议上,他呼吁”尽早采取行动,打击COVID-19造成的任何仇外情绪或反亚洲情绪”——这些言论具有痛苦的先见之明。”我们因为住在莱克星敦而感到很幸运。。。但即使是莱克星敦,你也不再觉得它是一个保护伞了,因为整个社区处于边缘阶段。现在,我们感到不安全。

在抗COVID-19和反亚裔仇恨之间,王说,“坦率地说,我们似乎从来没有休息过。这就是我们的感觉,一件事又一件事”。

但王和CAAL并没有让这些挑战削弱他们的建设性努力。王说,CAAL在波士顿Common举行了多次”停止亚洲仇恨”集会,并分发了700多个免费草坪标志和1200张汽车贴纸。王先生欣喜地看到,”就像COVID-19的救济一样,我们得到了社区难以置信的支持——不仅在莱克星敦,而且在勒克星敦以外的地区。

其中的一次集会是在波士顿马拉松赛路沿线上——”因为我们把这种反亚洲的仇恨视为系统性的,所以这将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一个能快速解决的问题。需要持续的努力才能有效地打击它“。

随着5月份美国亚太裔月的临近,王说,莱克星敦人和其他地区的人可以通过结盟和教育来支持亚裔美国人社区——了解亚裔美国人的历史、文化和重要人物,并支持将这些主题纳入K-12标准化课程。”我们需要大家与我们联手一起支持这一呼吁,呼吁建立立法机制“。他鼓励每个人联系他们的地方和联邦代表来支持类似的倡议, 比如COVID-19仇恨罪国会法案。参议院在4月22日以压倒性的两党支持通过了这项法案。

虽然集会提高了人们的认识,但”机会之后是艰苦的工作、跑腿的工作——需要与大家一起来完成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